欢迎来到:河北诚信品牌网

品牌视频

更多 
河北白沟 提升本土品牌...

当前位置:首页 >>会展资讯 >

全球进入“降息潮” 我国维持关键政策利率稳定

     不到半个月,美联储再次紧急降息,并重启量化宽松,引发广泛讨论。专家认为,欧美央行协同开闸放水,有助于舒缓全球恐慌情绪,避免金融环境过度收紧,对于全球估值低洼的资产带来利好。而我国央行维持关键政策利率稳定,说明我国货币政策更加注重“以我为主”,且仍有较大空间。

  不到半个月,美联储再次紧急降息,并重启量化宽松(QE),引发广泛讨论。与此同时,也引发了市场对我国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关注。

  3月16日,人民银行公告称,实施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同时,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1000亿元,中标利率为3.15%,与上期保持一致。专家认为,我国央行维持关键政策利率稳定,说明我国货币政策更加注重“以我为主”,体现出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背景下,我国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

  美联储打出“组合拳”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美联储再次降息主要体现两重含义:一是表明美联储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及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冲击抱有极为严峻的预期。二是美联储正在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试图在疫情造成的破坏性影响到来之前,最大限度缓解其对经济的冲击,其中一个重点是稳住金融市场。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区域广度与时间长度超出预期,欧美采取措施延缓、阻断疫情扩散措施势在必行。由于欧美经济对消费、服务业依赖程度高,疫情可能对欧美就业、通胀前景形成不利影响。

  “3月9日以来,欧美市场波动性加剧,金融环境持续变差,若任由其发展,可能对实体经济融资构成冲击,甚至引发系统性风险。”周茂华说,美联储仅“救金融市场”还不够,需要采取有针对性措施,将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降至最小。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过去两周,全球疫情扩散和石油“黑天鹅”事件导致全球大部分权益市场陷入技术性熊市,经历了历史性一周,美股、美债和黄金齐跌反映出美国金融机构流动性堪忧。“如果能尽快控制疫情,全球货币政策加强协调,避免流动性和资产价格相互恶化,或许就能够避免危机的发生。”

  全球进入“降息潮”

  美联储重启金融危机货币政策模式,也将带动全球“降息潮”向纵深发展。3月16日,新西兰央行将官方现金利率下调75个基点至0.25%。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也宣布,因应美联储的决定,将基本利率根据预设公式下调至0.86%;中国澳门金融管理局将基本利率下调64个基点至0.86%。而原本周四进行利率表决的日本央行,也提前召开紧急货币政策会议。

  “就目前而言,美国尚不在疫情最严重国家之列,实体经济运行指标也未出现明显恶化。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重启包括零利率、大规模QE等在内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将促使其他主要经济体重新评估疫情冲击通过产业链向全球传导的严重程度,进而在货币政策层面采取更大对冲措施。”王青认为,未来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货币宽松措施将会加码,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更多国家将采取更大幅度的降息行动,零利率国家将会迅速扩容。

  摩根资产管理环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提前降息加上大规模货币宽松的举措,反映出美联储高度关注股票和债券市场的流动性紧缩,因而试图防范信贷市场出现冲击并向其他经济部门扩散。同时,美联储声称其目标是要支持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这也有利于缓解家庭和企业面临的现金流风险,防止信用风险迅速上升。

  “欧美央行协同开闸放水,有助于舒缓全球恐慌情绪,避免金融环境过度收紧,给全球估值低洼的资产带来利好,利好人民币等相关资产。”周茂华说,欧美市场处于疫情扩散、经济前景悲观、流动性高度宽松阶段,这些资金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避风港”,从经济基本面、估值、政策空间等方面看,人民币资产仍将吸引资金持续流入。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最近两次降息,美联储的动作都很大,政策出台加剧了市场波动,不利于市场立即企稳,使得政策稳定市场的效果不得不比预期的延迟,影响市场对政策有效性的信心。

  “中国股市债市处在估值洼地,一旦国际金融市场恐慌情绪稍有平复,都会有相当部分‘水’流向中国,让我国更宽松。因此,我国货币政策反倒应该淡定从容,无需跟得那么紧。”鲁政委说,我国更应谋划的是,资本项目开放再上新台阶,便利本国居民的跨境资金流动,对冲即将到来的国际资金涌入潮。

  我国货币政策空间较大

  美联储大动作不断,我国央行每月开展的例行MLF操作尤为引人注目。而结果显示,3月份MLF中标利率保持不变。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美联储连续两次紧急降息累计150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再次回落至零利率水平。在此背景下,我国MLF利率保持不变,一方面体现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另一方面,虽然我国2月份CPI涨幅出现回落,但仍处在高位,需要继续观察经济运行和通胀情况。

  王青认为,近年来,在人民币汇率波动整体可控的背景下,我国央行货币政策更加注重“以我为主”,美联储货币政策剧烈摆动对国内货币政策的影响力减弱。无论2018年美联储加息4次共100个基点,还是2019年降息3次共75个基点,我国央行政策利率调整幅度均相对较小:2018年上调MLF利率1次5个基点,2019年下调MLF利率1次5个基点。在人民币走势可控的预期下,今年在美联储大幅度调整货币政策过程中,央行仍将延续同方向、小幅度的货币政策调整模式。

  事实上,3月16日5500亿元定向降准资金落地,已给市场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来看,前期资金利率已处于较低水平,受到降准预期影响,上周出现短端利率大幅下行,隔夜Shibor已低至1.414%。

  温彬表示,我国央行采取“定向降准+MLF”组合,释放长期资金,有利于金融机构稳定预期,做好资产负债管理,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普惠金融领域的支持力度。本次定向降准释放5500亿元长期资金,每年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对银行机构降低负债成本有明显的促进作用,有助于引导银行机构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背景下,随着我国CPI涨幅回落,我国货币政策仍有较大空间。”温彬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姚 进)